[戲劇] 080510‧台灣戲劇表演家【我的天台是舞台】、屏風表演班【瘋狂年代】觀後感


 中午去吃了川蜀譚魚頭以後,就風塵僕僕地趕到中山大學逸仙堂,先看了台灣戲劇表演家的【我的天台是舞台】(屏風表演班的是在晚上)





 其實對於台灣戲劇表演家已經非常熟悉了,從高二開始學校就常常請他們來表演,表演完以後會宣傳他們的新戲。也因此他們的【胭脂盒】、【我是你爸爸】都有看過了,這次【我的天台是舞台】沒有購票,一部分的原因是出自於班上的人要考指考,無法像前兩次一樣全班一起去看。
 粗淺談一下對於台灣戲劇表演家的感覺吧,在學校表演的通常都是短劇,會讓人又哭又笑的。內容不超出對於家人的關懷以及省籍懷鄉的劇情,而【胭脂盒】因為劇情是關於老兵以及兩岸分治的所以比較不能感動到我吧,【我是你爸爸】則是覺得滿不錯的,劇本好。

 然後看了【我的天台是舞台】,劇情是以十二星座的年輕男女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而演了一齣戲,而其中遭遇到了許多困難。有許多人說看了會讓人回憶起自己年輕時未果的夢。
 不過看完以後我倒是沒有什麼感覺(儘管劇場中總是迴蕩著笑聲以及後面的幾個小女生都泣不成聲),也許是因為十二個人一次擠上舞台會有失焦之感、也許是因為劇情實在老梗很容易就能猜到下一步、也許是因為幾次以來都是以同樣的手法來催淚讓我心生厭煩,不過說了這麼多也不是覺得有多糟,只是跟前幾齣比起來真覺得有些粗糙以及造作的痕跡太明顯。

 話雖如此,台灣戲劇表演家是生根在高雄的劇團,我還是很希望有一天他們能夠茁壯,在所謂文化沙漠的高雄能夠堅持下去。



 然後是晚上的屏風表演班,瘋狂年代,Mad In Taiwan。

 請原諒我的孤陋寡聞,說真的我竟然不知道屏風表演班還有李國修,唯有聽到王月的時候才知道她是誰。不常看戲還真的頗糟糕的,一點人文素養都沒有。
 在中正文化中心的至德堂,看到了很難得的高朋滿座(不過竟然沒有坐滿,在台北的話應該是會賣完吧),買了說明本來看,不過因為很快就要開演了所以便擱在一旁(也加入了屏風之友:P)

 開場非常的有質感,很有大型頒獎典禮的開場的感覺,跟下午的一對比起來。大劇團跟小劇團、有錢跟沒錢真的差別頗大呀。老實講平常看的都是小劇團,一看到這種大劇團的演出,便有種劉姥姥遊大觀園之感。
 【瘋狂年代】是一齣諷刺台灣娛樂影視圈的諷刺喜鬧劇,其中還請了勝豐老師,便讓人期待後頭會出現的舞蹈。而【瘋狂年代】的劇情大概就是娛樂圈的大老想要利用劇團來擴展自己在藝文界的威力,而劇團也捨棄了原本曲高和寡的走向,前去懷抱台灣的本土文化(Made in Taiwan)──檳榔西施。

 主要是在諷刺台灣人的娛樂門檻很低,引用編劇紀蔚然(台大戲劇系系主任)所說的:

 「幾個女人談月經、幾個男人談性事,幾個男女一起談月經和性事,都可以是節目。」
                                                                               
 「我看過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大學生的同樂表演、看過EMBA的同樂表演,
  甚至是大公司尾牙的同樂表演──這些表演,不管當事人幾歲,屬於什麼社會階層,   
  門檻之低令人咋舌,我不禁提醒自己:原來這也算是『表演』,
  原來這樣可以提供『娛樂』,原來大人的娛樂品味和小朋友屬於同一個門檻。」

 (把所有的台灣娛樂節目都罵過了XD)

 因為第一次接觸屏風表演班,所以在看的當下都覺得很好很強大,完全無從挑剔起。
 樊光耀(演打破蟠龍花瓶的唐先生)真的好會演,
 第一次知道馬國畢這麼會演,
 其中最喜歡的大概是演汪亞薇的姚坤君。

 劇末以台灣水電工加上檳榔西施的舞蹈作結,看到這麼富有「台味」的舞蹈不禁會心一笑。
 最後一幕的Made in Taiwan的e沒有降下來而成了Mad in Taiwan,實在是很有趣的雙關。

 也體認到所謂藝術也是可以跟我們嗤之以鼻的「台」做上結合的,說真的現在這麼多人崇洋媚外(唉呀就是我),喜歡外國的音樂外國的電影外國的文化外國的書,卻對自己所生長的台灣的音樂台灣的電影台灣的文化台灣的書不屑一顧,這樣真的是對的嗎?

 「不過不管了,讓它繼續快轉。」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