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 秋天開始的約定

(刊載於聯合報繽紛版)


秋天開始的約定/佩妮誰(台灣大學農化系)




去年秋天,我們開始了這樣的約定:不論是春夏秋冬、學期初還是學期末,都要帶著一手啤酒坐在這裡,帶點微醺的滋味暢聊一整夜。

還記得那樣的約定始於女孩S與男友分手後的第三天,分手以後的她反而笑得更加歡快,大家都擔心她是否在逞強。海便說:「禮拜五晚上,我們就去公館夜市附近的露天酒吧喝到掛!」

那天晚上,一叫就是三公升的生啤酒,幾杯黃湯下肚,只見大家面色逐漸泛紅、講話愈來愈大聲,而說出來的,總是心中最直白的話語。從初識時的第一印象說到辦活動的摩擦,一些平常不會講的,或怕講出來會尷尬的,許多顧忌在此時似乎都因酒精而消解。

因此,這幾乎成了我們的慣例。

只要有誰感情不順遂,或只是覺得生活枯燥乏味,我們便會來到這裡,像群兄弟一樣把酒言歡。

偶爾幾次會見到有人醉到傻呼呼的笑,也會有人藉酒壯膽問了平常害羞不敢說出口的問題,更多時候是兩個醉鬼互相指著對方的鼻子大罵。拋開一些平常理智時無法捨去的矜持,也許在清醒的人看來匪夷所思,因此,這樣的盛會不允許有人是清醒的,一定要大家都醺醺然才行。

這樣荒誕的一群人,彼此的感情卻莫名得好。有些時候難過到眼淚幾乎都要掉下來了,但只要見到熟悉的笑容,第一句話就是:「沒事沒事,有什麼事喝了再說!」知道有這樣的一群人陪著你,就夠了。

而我每每回想起那些微醺的夜,便會覺得,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那就是好好的過生活!至於那無法自己消化的情緒,就讓它跟酒精一起揮發,溢散在每一個笑聲不斷的夜色裡。


【2010/06/11 聯合報】@ http://udn.com/

寫於2010.05.04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