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二二八、以及攝影展

●圖為二二八四十周年大遊行,在全台各地皆有遊行


活了二十一年,有幾次是真的想起這個紀念日呢?



2012年2月28日再度踏入鄭南榕基金會,陳設變更了許多,攝影展採取「印樣」的方式呈現,是用不同的相片片幅組成,以下摘錄鄭南榕專頁的描述:


本次「叛逆。自由 攝影聯展」有別與過去傳統攝影展的陳列方式,
而是以印樣排列方式來呈現300多張的精選照片。展出的300張照片,
是由8位攝影家所提供的3000多張照片中精選出來;每一張都是攝
影師們冒著被打被抓的風險拍攝,鏡頭內是群眾的勇氣,鏡頭外則
為攝影師的勇氣和正義。

許多人可能沒有聽過“印樣”。所謂的印樣是指將一捲1.5公尺長
洗完之底片,剪成六小段上下並排成一大張,再直接放在相紙上製
作成一比一的正像樣張,形成一大張相片。也就是說,在同一張大
型相片中,會同時排列同一捲底片的36張照片。印樣的黑白色調對
比高,使其比負片容易檢視,因此在1980的非數位時代,攝影師在
沖洗4*6照片以前時常會先製作印樣來挑選照片,這種做法除了可
一次看到36張連續照片,也能節省沖洗費用,有效率的挑出最佳照
片來沖洗。

本展除了在展場設計上以印樣排列方式為設計元素,將每個主題的
100多張照片組合排列,令觀者能了解事件連續過程之外,也提供
了三主題的印樣集給觀眾翻閱,藉由直接檢視攝影家的印樣,更能
了解這些攝影家的鏡頭世界。

http://nylon2012.pixnet.net/blog/post/17287593



有許多都是書中曾經出現過的、謝三泰的攝影作品,讀胡慧玲的《我喜歡這樣想你》時,裡頭許多幅相片都是出自他之手。三面牆上貼滿了照片,一面是228四十周年的遊行照片,一面是519反戒嚴、一面則是407出殯大遊行。

其他陳設則是沒有改變,紅玫瑰則是變多了。






晚上重看一次〈天馬茶坊〉,上一次看是高中時期,並沒有太深刻感觸,對於那個記錄於課本中、卻模糊不清的歷史事件,就像是其他的歷史一樣,隨風消逝。

只是再一次去看,會發現二二八僅是一個宣洩的出處,背後所代表的其實是當時人民對於生活的困頓,以及國族認同所導致的衝突。

這樣的事情怎麼能夠被忘記呢?一個曾經戒嚴這麼久、世界上最久的一個國家,到底怎麼走到現在這樣的,還有人記得嗎?

●圖為407鄭南榕出殯時,於台大校門口之靜坐




「未來,它就是一直來。一直來一直來……
 不管好壞它都來。」
           ──〈天馬茶房〉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