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遲來的正義之後,對樂生說/2012.09.09




本日樂生。

社區媽媽帶來了許多小朋友。雖然今天的活動是到納骨塔去、告訴已經過世的院民,監察院終於給了樂生一個遲來的公道,來得太晚、太慢的正義。

小朋友們手寫了卡片、並拿著金紙,一邊燒、一邊講話給阿公阿嬤聽,可能他們並不知道過去的樂生院的樣貌,但至少樂生還在,讓新的一代繼續到這裡、繼續聽院民講故事,也許不懂,但相信有一天他們會聽懂的,然後把故事說給更多、更多的人聽。






(via 快樂‧樂生)


「9月9日(日),下午兩點半,我們將帶著監察院糾正案文和我們還沒說、來不及說的話,回到樂生院,貼近這片土地,撫慰傷痕遍佈的樂生院,並在納骨塔透過祭拜儀式,傳達給辭世院民在天之靈,告慰亡靈: 國家終於承認錯誤了,樂生院的一草一木從來不該被拆除。也讓我們回到樂生院,與阿公阿嬤站在一起,為多年來辛苦奔走街頭、捍衛家園的阿公阿嬤加油打氣。

我們誠摯的邀請大家,寫下想對樂生院說的話。若你9/9不方便來院區,請將文字寄至樂生信箱happylosheng@gmail.com,我們將為你張貼在樂生院蓬萊舍的走廊上,讓阿公阿嬤可以看見你的心意;我們更希望你可以親自將文字帶來樂生,與阿公阿嬤一同分享你的感受。也歡迎印兩份紙本,一份張貼在蓬萊舍,另一份攜至納骨塔焚燒,這樣已經身故的院民也能收到我們的話語。」



樂生保留運動其實一直以來,都尚未落幕,從過去的全數拆除、到2008年的大規模保留運動,直到今天土方回填的抗爭,樂生療養院依舊無法真正地得到平靜。監察院的糾正文來得太晚、太慢,並不代表結束,因為捷運工程尚未停工。

到過樂生院幾次,跟長期關注樂生議題的朋友、樂青相比,自己只能是輕描淡寫的過客。只是在這幾次造訪樂生院,都能深刻感受到樂生院的變化。裂縫的擴大已經是肉眼可見的,但捷運局卻只是抹上水泥、試圖掩飾這些拉扯建物的醜陋傷痕;在原本的大廚房處,因為天花板崩塌而加蓋的鐵皮屋頂、支架,只是加速建物的傾頹。

你無法將目光移開。




今天初次造訪納骨塔,也是在樂生院拆遷中臨時搭建出來的,要爬上陡坡、滿身大汗才能到達的存在,也許是不希望這些已經過世的院民,還必須再被捷運工程打擾、不得安寧。

手持清香拜天公、土地公、地藏王菩薩,然後對著已經過世的院民三拜。

自救會會長讀著祭文、讀著讀著便哽咽了。

(將寫著祭文的帆布懸掛在樂生的福利社前)


大家對院民寫的小卡、話語:




(以下文字引自 快樂‧樂生 )

當天來到樂生的朋友之一 - 晏生,將他想跟樂生說的話一份掛在蓬萊舍走廊前,另一份焚燒於納骨塔金爐中,紙上蓋有他親製的解放天刑圖章,隨著火焰帶到辭世院民所居住的另一個世界。

「解放天刑

 其實,沒有任何疾病該被稱作天刑。天刑,只是種藉口,掩飾了人們的無知與人性不光明的一面。解放天刑,是人們面對錯誤、洗刷汙名的過程。」

──周晏生 




樂生還在,它必須、也應該繼續屹立在這裡。





寫於2012.09.09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