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彎腰生活節:以歌聲守護土地/用耕作傳承文化(2012.10.20)


「我希望能用歌聲保護自己的土地。」這是金曲歌手舒米恩(Suming)回到都蘭後的期望,讓家鄉的弟妹也有機會以自己的家鄉為榮,並藉由這個方式讓更多人知道,台東海岸所遭遇的危機。同樣地,在台灣農村各地也一直有來自農村,或是從都市回到農村的一群人,為了對於台灣的土地、環境而持續努力著。



2011年起改成每個月第三個禮拜在寶藏巖舉行的「彎腰市集」,在今年10月擴大舉辦為彎腰生活節,有系列講座、紀錄片放映,在20日晚間有演唱會以及小農復耕的紀錄片放映。除了舒米恩,樂生療養院保留運動參與者與院民組成的「樂生那卡西」、青年歌手組成的「農村武裝青年」、「老林家」等,均來共襄盛舉,以歌聲喚起更多人關注土地。






樂生那卡西:你咁賠得起?

在彎腰市集中,除了農友,也有關於社會議題的攤位,其中「快樂樂生」即是其一,希望能告訴大家樂生雖然保留住、卻依舊存在的走山危機。而樂生那卡西則是在2005年樂生保留運動最迫切的時刻,由黑手那卡西的團員莊育麟、楊友仁與樂生院民一起組成的,藉由歌曲傳達院民最殷切的企盼以及心聲。

到場的院民張雲明、林素鳳、茆萬枝、周富子演唱〈你咁賠得起〉,以及茆萬枝演唱的台語歌曲〈舊皮箱的流浪兒〉訴說心聲,以及周富子創作的〈每天早上蟬在叫〉。

自保留運動至今,有許多院民逝世,但樂生院尚在、仍有學生與院民一起守護家園,如同樂生那卡西改編自〈愛拚才會贏〉的歌曲〈最後才知輸贏〉所言,捷運工程依舊進行中,對於樂生院的威脅並沒有減少,只是樂生院依舊在那裡,不曾認輸過。




農村武裝青年:喚起農村子弟對土地的情感

農村武裝青年從第一張專輯《幹!政府》便試圖用音樂來改變社會,用音樂作為社會運動,《還我土地》則是因土地徵收、農村運動的發展而用歌曲來表現對於徵收中不公不義的不滿。尚未出版的第三張專輯卻早已是各場合中耳熟能詳的歌曲,諸如反對中科四級搶水、守護莿仔埤圳的〈望水〉以及反對國光石化時為了彰花海岸所寫的〈海岸悲歌〉。

主唱阿達說:「〈失去記憶的城市〉這首歌也是要獻給這個地方,寶藏巖。」表達對於城市中發展、建設的疑惑。阿達也提到對於農村的期盼,彎腰市集讓人想起囝仔時代的幸福,同時也希望能夠讓來自於農村的子弟們能夠回憶起對土地的情感。


Suming:用歌聲保護自己的土地

從故鄉開始,Suming會在每年回到都蘭去教部落裡的弟弟妹妹唱歌、吉他以及傳統文化的傳承,並鼓勵他們表達自我。對於歌唱,Suming的想法很簡單,「只是想要用歌聲保護自己的土地」,並談到台東美麗灣渡假村的開發,讓看海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會變得困難,「海景第一排不用錢,飯店蓋好以後,就要開始收費了!」

「土地永遠屬於土地的。」Suming談到原民文化中對於環境的看法,並不是所謂的人定勝天,「開發的方式有很多種,不一定是要蓋大樓,蓋茅草屋也很好啊,也可以有wi-fi、可以上網打卡啊。」Suming笑著說:「茅草屋會被颱風吹走,茅草屋就是給颱風吹垮的呀!每年蓋一次,這樣祭典才不會消失!」短短幾句,在說笑之中,依舊是帶有對環境、原民文化的關懷。


黃瑋傑:思念家鄉的聲音

出身美濃的黃瑋傑,是老林家樂團的另一位主唱,他和鼓手童志偉搭配,從美濃反水庫運動談起,逐句解釋客語歌詞中的涵義,描述原鄉的稻浪、自然場景,唱出對美濃的情歌。


透過各種形式關心土地

一年一度的彎腰生活節(每月固定舉行的活動為彎腰市集),主辦單位希望能夠強化小農與消費者之間的連結,也能透過不同的形式吸引對於土地、環境有所關懷的人,一起加入友善土地的行列。大埔徵收事件中的張藥局,也來到彎腰市集販售親手製作的薑糖、豆腐腦,使土地正義的觀念落實於市集中;在攤位上也能見到來自貢寮的農友為了守護家鄉,而向民眾講述關於核四的安全疑慮,希望大家可以一起來關心與自身並不遠的環境議題。








「彎腰生活節」上週末(20、21日)的在台北寶藏巖熱鬧登場,,有系列講座、紀錄片放映、還有演唱會以及小農復耕的紀錄片放映,呈現小農以耕作傳承文化的歷程。

在八八風災後,台灣農村陣線以及浩然基金會進入災區,協助在地的居民重建社區、找回原鄉產業,至今已兩年。分據在台灣各地的小農復耕農民,也在十月來到寶藏巖,與過去一起奮鬥的夥伴分享耕作成果。




小農復耕:城鄉共好與環境照顧的實踐

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造成許多部落、 鄉鎮的災情,使原本的農地受到破壞,甚至無法居住,許多受災戶選擇搬至永久屋居住,遠離了原本生長的土地。風災帶來的不只是環境的破壞,更是突顯了城鄉差 距以及產銷結構的失衡,原本靠天吃飯的農民,因為土地遭受破壞、農損嚴重、產銷道路中斷而無法順利出貨,而陷入困境。

透過浩然基金會以及台灣農村陣線,於2009年11月開始進行小農復耕計畫,從台東縣金峰鄉歷坵部落、高雄市桃園區勤和部落開始,再加入雲林縣北港鎮及水林村,共四個小農復耕的農友組合。

在這一次的彎腰生活節,小農復耕的農友也在此齊聚一堂,販售來自小農自產自銷的農產品,歷坵部落帶來魯拉克斯的小米露、用月桂葉包著的小米粽(排灣族部落稱為ginavu),勤和部落販售部落種植的無毒桃源香梅、梅精,以及來自雲林的古早田日曬米。


20日放映的紀錄片《小農復耕‧野地花開》,是由潘巨忠、周麗鈞所導演的,拍攝四個小農復耕區域,呈現友善小農兼顧生計與環境照顧的努力。

來自勤和部落的吳秋櫻談到當時災後的重建,有許多人選擇住到永久屋,留在部落中的人則是透過浩然基金會開始發展梅子產業,但最重要的是找回「對土地的謙卑」。

來自歷坵部落的謝聖華談到當初選定小米作為小農復耕的重點,是為了部落文化的延續,「把小米種種回自己的土地,是延續文化、跟土地連結的媒介」,小米在部落 生活中與文化是密不可分的,「小米種下去以後,會有小米播種祭、小米除草祭,還有小米豐收祭」並且向長輩學習、作為傳統耕法的紀錄。

來自北港古早田的黃子騰則是提到,自己跟著家鄉的長輩耕作時,一開始也是習慣慣行農法,對於無毒的農法不甚理解,但直到了解無毒農作的意義後,才想及無毒農法的耕作其實是在保護農民,也是為了能夠讓人吃得很安心、吃得心安理得。來自雲林縣水林鄉的蔡得黃也用「顧腹肚也顧佛祖」的俗語解釋:「消費者來跟農民買,能 夠顧到我們農民的肚子,顧到我們的肚子,我們就會努力種出好的東西也去顧到大家的佛祖!」



本文同步刊載於環境資訊中心
http://e-info.org.tw/node/65881
http://e-info.org.tw/node/65626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