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日星鑄字行:我擁護一種幸福




第二次來到日星,是為了志工的培訓。

日星,其實當時取這名字,只是希望日日生財,將星拆做日和生。只是隨著活版印刷被照相印刷、電腦印刷取代,日星不再像過去的大規模,到2012年的現在,只剩下老闆夫婦倆經營著。今天去到日星,老闆張介冠先是播了公視紀錄觀點的「鑄字人」,他沒有想太多,就只是把現在想做的、日星的不足以及危機誠實地說出來。作為台灣僅存的鑄字廠,活版印刷已經式微數十年,但他依舊在這裡,不肯離去。






要從何時開始說起呢,也許就從2009年開始,當時經過報導而受到矚目的日星,在幾位志工的加入後,開始了「日星鑄字行活版字體復刻計畫」。把日星三十年以上的黃銅版上的字體進行修復,經過長年的使用,有些筆畫早已斷裂、邊緣不平整,「每鑄一次模都是在消耗,很心痛。」只是這個計畫需要大量的人力,要將印出來的字體邊緣修整成形,日星擁有的字體約有4,000字,而這僅是楷體,尚有其他字型。

為什麼要保留日星的字體?

其實在到日星之前,我也覺得十分疑惑,前次買回的鉛字看來跟電腦上的宋體無異。只是這次再訪,才發現日星的字有其絕妙之處,它也許是來自不知名的書法家之手,可能是上海來的、日治時期後的、光復後台灣師傅執筆的,每一個字都不相同,就算是共通的部首也會因為考量到字的平衡而有所差異。

是了,就是這些差異,來自無名小卒的字跡,卻更顯珍貴。每一撇一捺其實都是工匠的苦心,也是當時發想的創意,是電腦字體所無法取代的。


圖為黃銅版



此外,日星其實仰賴老闆夫婦倆,逐漸為人所知的日星主要的收入就是以賣鉛字為主,活版印刷在現代已經是被遺忘的技術了。只是光是賣鉛字,再加上撿字、找字,以及一些導覽的活動,實在令老闆備感疲憊。

復刻計畫因為人力嚴重短缺而停滯,而日星也不知道能夠再以現今的型態持續多久。

老闆其實希望能夠將日星作為台灣活版印刷的起始點,讓日星變成一個更像是博物館的存在,但無論如何,都希望能夠開始,去找尋台灣其他尚存的活版印刷。日本是做得最好的,甚至在一兩年後希望能重啟活版印刷,在一個被電腦字體取代的時代裡,是一件令人難以想像的事。



鉛字其實很脆弱,許多人背著包包來到日星,一個不小心把木架上的鉛字碰掉了,那個鉛字也就失去了生命。鉛也許拿在手裡是硬的,但它其實也並不全然地堅硬,一個撞擊就會讓它斷成兩半,或是缺角,無論如何就不會是一個完整的字了。老闆說每次看到就是痛心,惋惜地撿起,收集起來等待下次鑄字,給予它新的生命。只是現有的七台鑄字機其實也已老舊,黃銅版也磨損得厲害,因此一次鑄字就是在削弱字的力量。

我們依舊擁有許多,能夠觸握在手裡的,總是希望能夠將之好好保存,更何況是願意這樣珍視每一個字的人,「每一個字都是一幅山水畫」,每日所碰觸到的文字,其實都是來自漫長的旅程。







其他閱讀:

日星鑄字行-部落格

公視紀錄觀點-鑄字人

台灣光華雜誌-復刻文字的日星鑄字行

留言

  1. 我因為參加活動,湊巧拿到一個日星的鉛字當紀念,現在變成我的藏書章,其實有點年紀的愛書人,對鉛字的感覺都特別喜愛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拿來當藏書章感覺好棒啊!
      想起小時候也有刻一個石頭章作為藏書章,實在很威風(現在已經找不到了)

      刪除
  2. 請問作文要怎麼寫呢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