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華光社區/2013.01.13夜訪華光



夜訪華光。

是一個大家剛開始認識,故事卻極有可能就快要說完的社區,農曆年後將可能拆遷數戶,然後是更多、更多的違建戶,拆去之後依舊要支付巨大的不當得利的金額。





所有的故事都如此相似,但都同樣顯露出這個國家的背信、殘忍、權力不對等。居住在華光社區的居民過去或是上一代隨著迫遷來台,在台灣擔任司法人員(愛國東路上原為台北監獄),有些原居此處的人搬走、來自南部的城鄉移民將其買下。「我們跟這個國家一起走過他最輝煌的時刻,稅都有繳,但這個政府(法務部)卻回過頭來控告我們,求償幾百萬到一千七百萬不等的不當得利。」華光社區的告訴全都以敗訴收場,有的居民帳戶遭凍結,直到他們親手拆去原本居住的違建房舍,還得回過頭來支付龐大的訴訟金額。

「生存」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佔人家地不是就應該還嗎?過去都是這麼想的吧。江一豪說:「人存在即需要生存的地方。」每個人都應當擁有她/他的棲身之所,儘管有人住的是帝寶華廈,有人住的是自己一磚一瓦建造起來的房舍。

華光社區的歷史很複雜、也很簡單,跟所有反迫遷的人們一樣、跟無殼蝸牛的我輩一樣,都只是乞求一個棲身之所。



延伸閱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