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你不在那兒


(攝於2011,台大女九舍)





在寫309的No Nuke之前,需要時間梳理自己的情緒。


距離前年(2011)的反核遊行,今天的人只能用滿出來來形容,集結時甚至覺得有人暈倒也不意外。除了同志遊行沒看過這麼多人,後來更是遇到系上老師,沒想過會出現的人們。距離第一次上街會乖乖把路線走完的日子已經遠了,跑去吃冰或坐著歇息,結果晚上回到家還是腹痛不停,整個人的身體像是被扭過一般。

過去是在馬路上受到側目的人群,如今成了群眾的一部分,是這樣的超現實感讓人感覺錯亂。也許是好,也許根本沒什麼好不好可以斷定的。


超越身體上的疲憊,睡眠可以緩解的部分早已在早晨得到救贖,心理上的部分則是延宕著。收整房間,遲遲不肯出門,拖到太陽都有下山的可能才出門,搭上過橋的公車。

與大學時期自治組織的朋友們見面,有些人依舊在同樣性質的群體裡奮鬥,有些則是已經往赴其他路途,總歸都是好的。

我們玩桌遊,更新彼此近況,比起談論議題更多時候我們討論遊戲規則,我們不再是過去為了校內福利而苦思整個夜晚直到東方肚白的少男少女,現在的我們反而更像是個大學生了。彷彿都要忘卻自己是否真的曾經活過那一段看似荒謬的時間。

只是總是值得,一路走來的路上沒有什麼不值得的,回頭看顧的時刻也許變多了,或是不再回頭了,也不代表自己摒棄掉了過去的那個自己。


起風了,友人陪伴到公車站牌,失去了共同的話題,那些校園安全、公共議題的話題,我們所談論的是生活的可能──簡單,全心擁抱自己愛著的事物以及人。

我突然不再覺得失去是捨不得,因為本來就沒有什麼是能夠失去的。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