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2013.04.24華光拆遷:程序不正義之下的居住不正義




原訂於2013424日華光社區金華街拆除,因為一紙公文而提早於前一日(4/23)晚間開始。在歷時12小時的拆遷過程中,存在諸多具有疑慮的程序問題,如前一晚開始的封街(金華街)、警方與學生的衝突而後移送、媒體的採訪自由等問題。




華光社區位於中正紀念堂東側,在過去因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加上城鄉移民,而在此處形成聚落,自2007年開始因政府的開發計畫而開始對居民進行提告,居民敗訴後,法務部要求居民拆屋還地,並賠償不當得利,在上月(3/27)即進行兩戶的拆除作業,而在四月中有11戶以自主拆除,如過去提供自救會開會的小林電機,在本日(4/24)進行拆除作業的,則是以金華街上的店面為主,其中有負盛名的廖家牛肉麵。
423日晚間,公文張貼於金華街上,同時部屬警力與圍籬,進行封街動作,理由為「執行專案勤務安全」而要求媒體以及聲援者離開。因居民抗議封街使得他們回不了家後,聲援者與警方爆發衝突,而獲得了往前五公尺的禁制區空間,期間警方舉牌警告,並移送八名學生先至和平分局,再轉送大安分局。

封街公告(資料來源: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在約莫晚間十二點時,華光社區的居民楊姐焚燒金紙、詢問地基主,告知必須離開居所的事項,而後便是漫長的守夜過程。
聲援的學生以和平的方式在拒馬上插上花朵,並在天亮之前爭取休息的時間,而在封鎖區內的部分學生陪著居民進行漫長的打包過程,同時稍早被移送的八名同學則是被留置於大安分局,期間進行筆錄的訊問,並表示會將這些同學留在分局裡過夜。
空蕩蕩的金華街上,廖家牛肉麵將煮好的牛肉麵分送給聲援的學生,金華街上的雜貨店也進行著打包作業,門前堆置著許多不要的家具、物件,聲援的學生在唱完最後一首歌後便先行休息,躺在金華街上小寐;一開始警察換班時引起了些許騷動,傳言會在凌晨時進行強制驅離,但直到早上六點時警方都尚未有較大的動作。

楊姐燒金紙請示地基主

第一波衝突結束後,聲援者在金華街口靜坐

封鎖的金華街

公告拆遷事宜,以及由警方自前一晚開始封鎖金華街

金華街上的雜貨店漏夜進行打包作業


早晨六點半是表訂進行強制拆除作業的時間,警方在金華街的東、西兩側都架上圍籬,並自其中一側將怪手開入封鎖的金華街,此時爆發了衝突,有學生在警察的架開中受傷,並再度將數名學生留置於管制區內,之後一併移送大安分局。以刑法135條妨礙公務罪「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強暴脅迫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移送聲援的學生,只是現場的學生並無攜帶會對警方、公務人員造成危害的物件,反而則是在衝突中遭到警方對於人身安全的迫害,因此在拆遷事件結束時會同律師到大安分局要求警方立即釋放移送的學生。
法務部在拆遷開始前宣布採訪的媒體需要進行換證,需要有法務部所發下來的採訪證才可進行採訪,而此項舉動無疑是對於採訪自由的箝制。

警方強制架離聲援的學生

警方將聲援的學生留置於封鎖區內,等待移送至大安分局


總統馬英九於擔任台北市長時曾承諾「會安置居民」,當時法務部長陳定南亦裁定由台北市政府辦理安置事宜。馬英九當上總統後,前行政院長劉兆玄、前財政次長許志堅和李述德、前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等人,都曾表示過政府要安置華光社區居民,但在法務部對居民提告的過程中,敗訴的居民不只要拆屋還地,還須負擔自行拆除建物的費用,以及高額的不當得利。
華光自救會的三點訴求:
【一】政府應提出安置計畫,妥善安置華光社區居民。
【二】撤銷不當得利,及相關強制執行措施。
【三】國土計畫應納入民間參與,反對官僚黑箱作業。

而在拆除事件後行政院表示華光社區都市更新案將交由財政部國有財產署規劃開發,曾參加華光社區後續規劃協調會議的行政院政務委員陳士魁說,基本上應是朝觀光旅館、商場方向走,詳細規劃由國有財產署提案,時間預計在今年下半年。預計將原本聚集了矮房以及眷舍的華光社區,打造成「台北六本木」、「台北華爾街」,將原本居民的家化為金磚。
以下引用台灣人權促進會、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秘書施逸翔的說明:《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11條、以及第4號和第7號《一般性意見》都已清楚地規範締約國應如何保障與不侵犯每個人居住權,尤其第4號第8段明確指出,像華光社區這樣的「非正規住區」,應受法律保障免遭強制驅逐,且締約國則應立即採取措施,與受影響的個人和團體進行真誠磋商。在424日的強行拆除中,不到兩個小時的拆除作業以及前一天晚上的封街、移送學生,則是凸顯了政府對於人權的漠視。



法務部矯正署官員會同法院向拆遷戶闡明今日須完成自主拆除之事宜,不得延期。

廖家牛肉麵第三代的女兒表示,希望在拆除作業中不要將他們傳承至今的器具、生財工具都給破壞掉了。

已經自主拆除的其中一戶(草帽麵)




只要華光,只要家。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