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影] KANO/在一切消逝之前


上映日期:2014年2月27日
導演:馬志翔
監製:魏德聖

看完電影那日,細碎用手機寫了最直接的感想:

「今天看了《KANO》,覺得不管看上幾次都可以,青春的少年肉體與革命情感,是一種在人生中會逐漸失去、卻始終回望的存在。如果我流淚,想必一部分是為了這難以覓得的美好。」

雖然簡單,但也就是我最喜歡KANO的原因。




朋友們就接著討論起台灣青棒、三級投手被玩壞的情況,寫道:

「現在日本甲子園好像也還是如此,剛剛在網路上隨便Google一下,'06好像還有連投700多球,最後一場被尻八分才下場的。有一派說法是很多甲子園的選手並不見得以打職棒為目標,甲子園就是他們的夢想,但我直覺上還是不太能接受...

 http://a24318648.pixnet.net/blog/post/37770828


阮俊達寫道:

「台灣現在從少棒到青棒,比較正式的盃賽幾乎都有投球數或投球局數的限制了,確保投手不會過度使用。不過問題依然沒有完全解決,一來是盃賽太多也太密集(以榖保家商的王牌林子崴為例,去年他從國內正式比賽到國際賽,竟然投了超過140局,冬天還無法讓手臂休息,接著開始比黑豹旗與高中棒球聯賽,遠超過17歲選手能負荷的投球量),二來是殺豬公式土法煉鋼的訓練方式仍舊普遍存在(投多了就不痛了、熱身練投200球等等),三來則是追求贏球的成績壓力,使得選手從少棒開始就過早學習變化球、過多地進行重量訓練,而使手部或身體在成長過程中留下永久傷害。也正是因為這樣,近年幾乎所有在青棒便成名的投手,日後都難逃肩膀或手肘出問題的命運。」



平常不太看棒球(其實根本沒有),走出電影院還問說:所以界外球就不算好球了嗎?(所以甲子園後半段看得我坐立不安想說怎麼還沒被三振...)

所謂的「怕輸,就要想辦法贏啊」,以及「一球入魂」,甚至是片中所有的八田與一存在、二戰,故事軸線拉出了至少三個層面,互相交錯。

僅次於棒球,讓我感受到的就是錠者後來踏上台灣土地時,其他日軍談論著南洋的戰役、有去無回,青春的少年的夢、對於棒球一心的喜愛,也會在戰爭中被消弭得無影無蹤吧。那人們為什麼還是這麼迷戀所謂的夢想、所謂的追求喜愛的事物呢?明明一切,都會消失,都是徒勞無功的啊。

錠者(Joshiya)最後放在球場上的那顆球,給了我答案,事實上我對錠者這個角色的立體度感受最深,那種對於自身的疑心、怯懦,緊皺的眉宇之間講了一個時代的終結。



關於KANO的討論:

【人物專訪】馬志翔談《KANO》(上):歷史沒有對錯,人的情感才最重要
【人物專訪】馬志翔談《KANO》(下):台灣人別整天求人認同,要先打從心底認同自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