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一種國家,兩種人生(2014.03.27)







今天本來打算要再出門一趟,但走到捷運站發現錢包沒帶,只好悻悻然地回到家裡繼續當魯蛇,然後覺得這真是魯蛇的極致啊。從前的「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至今仍不是神話,依舊是大部分台大學生出脫的路途,大概只有魯蛇如我才會在台大校園內多混上幾年,然後還能因為身無分文而搭不上捷運。

這些時日看到在不同的國家、不同大陸上的同學朋友們,對於立院皆有著不同的反應,有人在他國串連起留學生,無論是在演講中、課堂裡、街頭上,都抱持著「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的危機感,數度看見那樣的呼籲,人在異鄉的無力感想必是更甚;也有人是覺這座島嶼上的一切都與之無涉,這裡本不是奶與蜜之處,唯有他方才是生活的地方。

其實這沒什麼不好,生活的地方本是由自己選擇,若非國民政府節節敗退來到此處,我想島嶼的主人可能數度易改,這是生活在邊陲島嶼的必然命運。我也不只一次欣羨那高加索人,銘刻在皮膚上的勝利模樣,我知道不管到了哪裡,這一身外貌依舊充斥難以脫除的污名。

如果有人想要向更加光明、更加摩登的地方走去,我想也是無可厚非,我也始終不能理解,為什麼自己總是愛往那些破落之處望去,證成自身的預言。

但我想講的是,也許就是所謂住民自決,也許就是生活在這座島嶼上的人理當擁有捍衛自身的權利,而當這座島嶼上的人為此而努力、甚至不惜給出一切(無論那可能是期中考成績,或是原本健康的身體),我想任何冷嘲冷語都是多餘的,那只不過是顯現出自身對於信仰的消沈、以及可能的自卑。

如果有選擇的餘地可以出走,我想我還是會固守這裡,回望這一切渺小、卻努力的人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