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P.452

  我到底失去了什麼?我一面抓抓頭一面想。確實我是失去了很多東西。如果要詳細寫出來的話或許可以寫出大學筆記簿一本那麼多吧。有些失去的時候好像覺得不怎麼樣,但後來卻很難過,相反的情形也有。我好像一直在繼續失去各種東西、事情、人和感情似的。象徵我這個存在的大衣口袋裡,有一個宿命性的洞,不管什麼樣的針和線都無法將它縫合起來。在這意義上有人打開房間的窗戶探頭進來向我大喊「你的人生是零蛋!」我也沒有什麼根據可以否定它。
  不過就算我重新來過一次我的人生的話,我想我還是會再度走上一樣的人生吧。為什麼呢?因為──那個繼續喪失的人生──就是我自己。我除了成為我自己之外沒有別的路可走。不管別人怎麼遺棄我,不管我怎麼遺棄別人,就算各種美好的感情、優越的資質和夢被消滅了被限制了也好,我還是不能成為我自己以外的任何東西。




P.523、524

  就算我的消滅不會使誰傷心也好,不會使誰的心空白也好,或者幾乎誰也不會注意到也好,那是我自己的問題。確實我失去太多東西了。而且我覺得除此之外應該失去的東西,好像除了我自己之外幾乎什麼也沒剩下了。不過我心中失去的東西的殘照還像殘渣一般地留下來,那使我能夠繼續活到現在。
  我不想從這個世界消失。一閉上眼,我就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心在動搖。那是超越哀傷和孤獨感的,從我自己的存在打根柢深處動搖起來的巨大深沉的翻騰滾動。那翻騰滾動一直持續不斷。我手肘支在長椅的靠背上,忍耐著那翻騰滾動。誰也救不了我。就像我救不了誰一樣。
  我想放聲大哭,但不能哭。眼淚對我來說年紀已經太大,而且也經驗過太多事情。世界上有不能流淚的哀傷存在。那是對誰也無法說明的,就算能夠說明,誰也不會理解的那種東西。那哀傷既不能改變成任何形式,只能像無風之夜的雪那樣靜靜地逐漸積在心裡而已。
  更年輕的時候,我曾經嘗試把那哀傷想辦法改變成語言。但不管怎麼用盡語言,都無法把它傳達給誰,我想甚至無法傳達給自己本身,我終於放棄這樣做。於是我關閉我的語言,關閉我的心,深沉的悲哀是連眼淚這形式都無法採取的東西。


--

 重讀了一次,上一次好像是國二看的吧。真不知道自己小時候在想什麼,就這麼喜歡把自己推進去中年男子的世界嗎?應該再看年輕一點的書才對嘛。然後現在隨手抽了《斜陽》起來讀,真覺得自己有病,應該來看幾本像是《新單位》這種無厘頭的書才是。

 不過明天發條鳥66折噢。

 

留言

  1. 在發條鳥75折的時候買進,時報!!我永遠不會原諒你 (被巴)

    回覆刪除
  2. 那時候75折的時候因為我想說政大書城時報也都75折,所以就沒有買了,沒想到讓我買到66折XD
    (被拖去打)

    回覆刪除
  3. P.523、524,真的好棒!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