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影] 楊力州/青春啦啦隊:映後座談


楊力州導演在〈被遺忘的時光〉後又一作品,但據導演所說,其實兩部片的時間是有重疊近一年的。那一年他花兩天去安養院拍〈被遺忘的時光〉,花兩天下高雄拍〈青春啦啦隊〉,留一天來轉換情緒。

〈青春啦啦隊〉是一部紀錄高雄一群年過六十、更甚有八十八歲的阿公阿嬤為了登上世運的舞台,而努力練習啦啦隊的紀錄片。有歡笑有淚水,更重要的,是高雄哪。

長達一年的紀錄片縮減到107分鐘,就變成了一部看似有劇情的電影,這是非常驚人的。若非熟悉的場景(文化中心、渡船場)反覆出現在眼前,會認真地期待起劇情的發展,而這其實是、再真實不過的人生。





攝者以及被攝者的關係,使得紀錄片中出現了較為鮮明的幾個受訪者,自然而然地,會像是繞著他們打轉(一直講成語實在太可愛的丁爺爺、活力十足最高齡的邢莊奶奶)。但導演說,這並非他們決定要選擇誰的,在四十近五十個人之中,是這些人呈現出了樣貌,而讓攝影機錄下了他們。

有歡笑有淚水,未曾冷場過,在片頭片尾也滿足了導演畢生的小小夢想(片頭的廣播片段、片尾的伴唱帶模式)。


在映後座談導演提到,當初首映會在台北是在華納威秀,但在高雄因為有一萬兩千人買票,最後則是在巨蛋完成首映。當最後的名單跑完時,燈一亮,片中的阿公阿嬤堅持跑出來(當片尾在跑的時候就看到一群人穿著片中的服裝,溜到場中央去)再跳了一次,短短六分鐘,掌聲沒有停過。

有人問,難道這部片是要提倡全台灣的老年人也去跳啦啦隊嗎?導演說不是的,他一部份是想要呈現出啦啦隊也有小啦啦隊,就是陪伴在這些老爺爺老奶奶身邊的兒女、舞蹈老師、醫生、甚至是劇組人員,「每個人都需要啦啦隊」,另一部分則是希望讓大眾重視起老年生活的重要性。

舉辦老年人土風舞班的長青學苑是位在高雄文化中心旁的十二層大樓,裡頭容納著五千多人的老年人,已經是十分壯觀的了。但更多的是有一萬多個老年人想要進來、卻無法進來,每年都要抽籤,抽中的老人欣喜若狂,沒有抽中的就不知道自己未來的時間要如何消耗。

當中更有許多老人家是自鳳山、更加遠處來的,在他處並沒有如此好的軟硬體能讓他們利用。

是如此重要的,要如何重新思考老年人在社會中的定位。


「每個人都有成名十五分鐘的機會。」

對於這群老爺爺老奶奶而言,他們知道,自己只剩下這六分鐘(跳啦啦隊的時間)的機會,因此拼了老命也要練好。途中有人因為身體的緣故無法繼續了而找人替補位置,但對於其他人而言,她卻永遠是其中一員。

很是深刻,裡頭他們所留下的身影,以及笑容。



以下是導演所講的話:


「所謂的紀錄片的真實,其實是一連串選擇的真實。我知道無
法做到真正的真實,但至少我是誠實的。」


「我們都會步入老年,我不知道自己以後會像是〈被遺忘的時
 光〉一樣失智,還是像〈青春啦啦隊〉中一樣活力十足,但
 這終究是必然會到來的。」


「對我而言,拍攝紀錄片最困難的就是如何說再見,如何向這
 些長時間相處的受訪者好好說再見。當這些人的生命經驗壓
 到肩膀上、或輕或重,我不知道我還能撐到什麼時候,也許
 到無法承受的時候,我就不會拍紀錄片了,我相信會有這麼
 一天到來,但現在我還承受得了(笑)」


2011.11.07 台大藝文中心楊力州講座後寫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