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影] 牽阮的手

是田媽媽的故事,也是田朝明的故事,更是台灣的歷史記憶。

其實每次看紀錄片都會有種莫名的擔心,擔心故事中的人被消費了,但藉著導演自身的角度出發(也是同樣無知),以旁白帶過台灣這塊土地上所遭逢的所有事情,我開始不這麼擔心了。

在開始沒多久就看到熟悉的場景──義光教會。儘管陳設不同,也僅去過一次,但對於那裡的感覺是很強烈的。

一切都要從兩年前的白色之路人權營說起,從景美園區出發,去到了義光教會、鄭南榕基金會、馬場町,並認識了喜來登跟獅子林的前身,感受到我們不能身在其中卻對其一無所知。在那之後也去了綠島的人權園區。原本要幫忙的第六屆人權營也在幾次陳文成基金會的籌辦下因資金不足而停辦。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不是這一趟,我在看〈牽阮的手〉的時候會更加震撼且感到煎熬吧。但無論如何,能更加認識這片土地上的事情以及人,是好的。



因此我較不會提到義光教會(當時,也是田秋堇來到義光教會對我們講述林宅血案,學員們也留在義光教會享用了午餐)和鄭南榕(我記憶中的葉菊蘭已經是那個走出傷痛的葉菊蘭了,但看到當年對著媒體喊話的葉菊蘭,我才感受到現在能夠走到這裡的她,到底受了多少;還有詹益群,當他潑汽油自焚時,在一旁袖手旁觀的警察以及無力的水柱)。

這些都太深刻了,讓人無法忽視、卻又不容被忘記的過去。

從鏡頭中所記錄的,田爸爸跟田媽媽的互動。最無法忘記的、也令人哭得最慘的,莫過於是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與病榻上的田朝明醫師見面的那一幕。

太重了,這一切。

「你要好好張開眼睛到看見台灣獨立的那一刻。」

田朝明醫師沒有看見,有時候我會想他是否覺得沒能像鄭南榕或是其他人一樣選擇死亡的方式而感到遺憾,我不知道。田媽媽就在旁邊,替他打氣,繼續當個理想主義者。


田朝明說:「如果台灣一千七百萬人民站到街上去,每個人
      都說『我支持台灣獨立』。那麼,台灣就獨立了。」


可以說出這句話的台灣背後經歷了多少事情,不容許被遺忘。儘管對於現有的學生、台灣人民而言,這些事情依舊不是能夠輕易、簡單就得知的。



是這樣一部影片紀錄了片段的真實,雖不是全部,卻也夠令人去反思並進而去了解了。

對於歷史的逝去,無論我們多麼盡力地去保存,依舊是不及消散的速度(不斷逝去的政治受難者、亟需被記錄下來的口述歷史),但也是因此,發掘真相並將之公諸於世人這件事更是無比地重要。



◎圖為鄭南榕基金會中之陳設(2010.02.05)


◎圖為景美人權文化園區(2010.02.03)


◎圖為馬場町(2010.02.03)


◎於義光教會中、向學員講述林宅血案的田媽媽(2010.02.05)



佩妮誰/2011.12.09 00:47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