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更] 士林王家,2012/03/28,一個需要被記得的日子


很想寫些什麼,覺得非常無力、難過。

昨天晚上到社大的時候就聽到八點可能會拆,上課的時候就一直心不在焉,一下課就跟同學們一起往士林出發。很佩服阿娥,可以把都更這件事講的很清楚,也讓同行的七十歲的何大哥,還有國中老師,都到了現場見到這不可思議的一切。




漫長的夜裡,睡不了多久,來的人比想像中多很多。大家蜷縮在睡袋上,幸好是晴朗的夏夜。但是兩三點的時候就聽到警備車已經在集結了,大家開始就定位。

上好鐵鍊、坐好人陣,從三點半等待到五點,鎮暴警察出現了,我們反覆呼喊口號、唱改編過的勞動者戰歌,漸漸地天就亮了。

「都更的受害者啊,勇敢地站出來
 為了我們的家園,不怕任何犧牲
 反迫遷、爭平等,我的同志們
 為了我們的家園,誓死戰鬥到底」




伴隨著勞動者戰歌,第一班捷運開過去。

警察望著我們,我們望著他們,想要從彼此的臉孔讀出些什麼。

然後是更多、更多的警察,每一個分局的警察都來了。當開始拉人的時候無法不恐懼,想要逃跑但能去哪裡,如果有一天這些人要來拆的是自己的家,又能往哪裡去?

想要哭泣卻沒有辦法,非常、非常地生氣。

警察湊過來的時候一直說著:「夠了夠了,你們已經表現的很棒了。」「你們的訴求我們聽到了。」

但是,為什麼你們還是繼續讓怪手離王家越來越近?

女警靠過來的時候說:「又不是你家。」



●工地後門,學生被帶上車處




「我們今天都是王家的義子。」坐在王家前越久,越希望王家能夠被保留下來。等待的時間太長,就連進王家上廁所都要排很長的隊伍,看著阿公阿嬤茫然的眼神、收整好的行李,實在是不懂這個國家為什麼可以容許財團的恣意妄為。

直到身邊的人都被拖走,只剩下自己的時候,卻很不想離開,被帶到不知道將要開往哪裡的公車時,真的、好不甘心。

在工地後門有壹電視的記者,好想叫他們救救我們、救救將要失去家的王家人。

會有人看見嗎?不敢想了。





同車的人是直走的人還有雞哥,極盡所能地不想要被帶到偏僻的地方,大家都還想要再回來一起守護王家。

我們的胡鬧非常成功,至少讓警察在中正紀念堂就把我們放下,其他人則是有些被載到木柵。

「自由廣場」四個字看起來很諷刺,天氣真好,經歷了一個早上的抵抗,大家都很疲憊了,但是仍想要再做些什麼。

因為我們知道,要是不去做的話,這個政府會更加殘暴地對待他的人民。


回來以後不敢看照片跟影片,匆匆一瞥就要掉淚了。

「這是我們的失敗。」

從來就沒指望成功,但我們依舊想要成功,成功守護這個城市裡每一個都應當具有生存權的人們。



閱讀其他文章: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