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觀景練習/一個不可思議的巧合,一如所有巧合


●攝於淡水河岸(2011.12.17 via Olympus EES / Kodak 400)



數位化的時代,使用底片相機是一件奢侈的事。難免多了些矯作的味道,但仍舊無法抗拒快門聲以及捲片的手感,想著若有朝一日能夠習得自行洗照片的技巧,想必會更加美滿吧。

半格相機則是異常有趣的相機,用了兩、三個月,習慣了直幅構圖,現在拍照則都習慣這樣的構圖方式了。

其實這捲底片洗出來的時候,還沒有發現這張有趣的照片。當下只覺得沒有剪開的照片很難處理、標誌心得,直到今天(相隔三個月)在跟學姐介紹這台相機拍出來的照片時,學姐指出這張偶然的美好,才遲遲有了與這台相機更深的連結感。

不過是張可遇不可求的照片,所以這也使得如此的偶然更難得了。






標題出自辛波絲卡〈在眾生中〉。


在眾生中 ◎Wislawa Szymborska (陳黎譯)

我就是我。
一個不可思議的巧合,
一如所有巧合。

我原本可能擁有
不同的祖先,
自另一個巢
振翅而出,
或者自另一棵樹
脫殼爬行。

大自然的更衣室裡
有許多服裝:
蜘蛛,海鷗,田鼠之裝。
每一件都完全合身,
竭盡其責,
直到被穿破。

我也沒有選擇,
但我毫無怨言。
我原本可能成為
不是那麼離群之物,
蟻群,魚群,嗡嗡作響的蜂群的一份子,
被風吹亂的風景的一小部分。

某個較歹命者,
因身上的毛皮
或節慶的菜餚而被飼養,
某個在玻璃片下游動的東西。

紮根於地的一棵樹,
烈火行將逼近。

一片草葉,被莫名事件
引發的驚逃所踐踏。

黑暗星星下的典型,
為他人而發亮。

該怎麼辦,如果我引發人們
恐懼,或者只讓人憎惡,
只讓人同情?

如果我出生於
不該出生的部族,
前面的道路都被封閉?

命運到目前為止
待我不薄。

我原本可能無法
回憶任何美好時光。

我原本可能被剝奪掉
好作譬喻的氣質。

我可能是我——但一無驚奇可言,
也就是說,
一個截然不同的人。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