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2012.04.29/司法撲克牌

時值畢業前夕,很想要做些什麼,無論是充實自己或是多關心社會議題。因此報名了廢死聯盟的公民記者培訓,一共有四堂課,第一堂課是由張娟芬來帶領大家進入司法的世界,藉由工作坊這種充滿互動的方式,告訴大家(無論是否具有法律背景)司法審判其實也並沒有這麼遙遠、不可知。

之前修習張則周老師的〈生命與人〉通識課,就曾在課堂上辯論過「應廢除死刑」這樣的議題,其實這樣的題目比起廢除核電或是其它的議題,是較難討論的,因為這關係到個人的價值觀。並不熟悉辯論制度,課堂上的展演也不在於要辯論輸贏,而是希望能藉此傳達出「人權」之類的價值。

就在那陣子,讀了張娟芬的《殺戮的艱難》,過了一年,還是深深打動我的一段話。

「我的論點不是生命的可貴。 
 我的論點是殺戮的艱難。 
 唯其如此,我們才保住了好人與壞人之間,那一點點的差別。」

在廢除死刑的諸多論調中,有許多舉證是可以支持這樣的言論的,像是無罪推定、司法制度的漏洞、誤判的可能,以及最終的關乎生命權的剝奪。也許我們不是一生下來就會想要/不想要死刑,但是藉著對案件、對司法審判的了解,我們也能藉此長出一些屬於自己的東西、一些想要捍衛的價值。



第一堂培訓是在民間司改會的會議室進行,首先就以張娟芬老師開場,在這之前每個人都有一張手卡,上面寫著「二審」、「三審,發回更審」之類的字句,是要用來說明一個刑事案件的發生會經歷過哪些步驟。

從一開始的發現屍體,到警察蒐證,再到檢察官介入,這中間容易被忽略的步驟有「警察問筆錄」「申請搜索票、拘票」,而後在起訴之前,如果要羈押嫌疑人,還需要「開羈押庭」,只有法官有權力羈押嫌疑人。

藉由這些對於流程的了解,我們再一步地了解到,一個案件的審判其實並不容易,且若不注意即會造成疏漏。

就像大眾都會知道的「不正的訊問方式」,像是最典型的刑求、逼供(如江國慶案),有多少被告的自白是在刑求下被產生的?又或者是利誘、脅迫,會使得嫌疑人在此情況下產生了心理上壓力的自白。




「刑事的真實是證據拼湊的真實。」

證據的組成可以是:人證、物證、勘驗、當事人自白、書證。其中,「物證」跟「勘驗」是較具有科學公信力的證據,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只有法官跟檢察官能夠提起,被告是不行的,造成了一種「武器不對等」的現象。



媒體在刑事案件中又代表了什麼?

現今的媒體對於案件的報導,有最大的兩個問題:偵查不公開以及有罪推定。

其實在三審定讞之前,「加害者」尚未出現,頂多是被告、嫌疑人,但是媒體的報導就已經將此人稱呼為加害者、兇手,這種對於視聽人的汙染很容易導致人民公審的現象,或是因為偵查公開而汙染了原本應當公正的法官心證。



其實藉由很簡單的方式,就能夠讓人發現案件的審理中所存在的諸多問題,如現今在援救的鄭性澤案,以及邱和順案,也都是需要持續關注的案件。





延伸閱讀:
鄭性澤部落格 http://toomuchdoubt-cheng.blogspot.com/
邱和順部落格 http://chiouhoshun.blogspot.com/
廢除死刑聯盟 http://www.taedp.org.tw/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