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華光社區:市民為日據時期公共浴場洗盡鉛華 盼能文史妥善保存

  在今日(4/28)早晨,由關心台北文史、古蹟、老樹的市民自發行動,來到原為台北刑務所(現為華光社區),為日治時期總督府建造的「舊台北刑務所附設浴場」進行清掃、整理,期盼華光社區周邊具有文史意義的建物能夠受到妥善的保存,為將近百年的歷史做一見證。

(位於金華街135號的舊台北刑務所附設浴場)






  日治時期初期,總督府來台第一座建造的監獄便是現今在台北市愛國東路、金山南路交叉口附近的台北刑務所,而在光復後國民政府將其沿用作為台北監獄。1895年,刑務所附設浴場(現為於金華街135號,日據時代公共澡堂)便已建造完成,位於現今的金華街上,主要是用以提供當時刑務所的公務人員於休息時作為湯屋使用,經歷了時間的淘洗,逐漸與後期的眷舍混雜,而在華光社區都更案之中,周遭的矮房拆除後,更是處於遭到棄置的狀態。

  原本緊鄰浴場的潮州麵店於拆除後,浴場周遭以及內部積聚近兩公尺高的廢棄物,而法務部在知悉4/28的活動後,在兩天前(4/26)便派遣看守所受刑人先行來進行初步的清理,並於4/28早晨貼上禁止進入的標示,因此市民自發的清掃行動便只限於為浴場周遭清理廢棄物、清洗磚造牆面。

(台北監獄南面圍牆,並未列為古蹟或歷史建築)


  發起行動的居民多是以保存文史建物為出發點而參與其中,對於浴場、以及周遭台北監獄圍牆、環境的保存,希望能受到政府的重視。

  台北監獄圍牆是使用原本台北城的基石,1886年的石材來自唭哩岸河邊,台北城牆拆除後運至此地做為監獄圍牆,在民國58年台北監獄主體拆掉,賣給中華電信與中華郵政後,目前僅有北面的圍牆指定為古蹟,位於金華街旁的南面圍牆雖保存下來,但卻並未指定為歷史建物或古蹟。

  在民國97年時召開的「台北市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中出席人意見提及「本建物若被登錄為歷築,住戶將無法領取搬遷補償費,故請委員慎重考慮,並兼顧現住人權益」,因此認為本區的建築物整體價值不高、未達文資保存標準,所以不列入古蹟或不登錄為歷史建築,會議結果中僅有22處列為測繪保存,意即使用「遺照式」描繪觀測的方式替這些保留下來的古蹟進行紀錄,而後仍是難逃拆除的命運。

  華光社區文史保存小組成員黃舒楣認為法務部與文化局應在拆遷前先做好調查,台北刑務所作為日本在台第一個公共建築,是具有殖民者的歷史意義,而在台灣各處的日據時期監獄皆能有妥善的保存,反之在台北,卻僅存這些古蹟元素,眼看又要盡數拆去。台北刑務所在日治時期曾經有諸如賴和、蔣渭水、簡吉等人在此處被關過,白色恐怖時期也有許多政治犯,這些歷史檔案也應列為文史保存的一部份。

(與浴場共生的榕樹)


  此次的行動以浴場為首,希望政府重視文史建築保存的重要性,這些自日據時期延續至今的古蹟多與欲拆戶是相連,在法務部的拆除工程之前應先有妥善的後續保存計畫。綠黨的潘翰聲認為,不只是此處與浴場共生的榕樹,華光社區中許多與舊建物共生的樹木,是城市記憶、歷史的一部份,人、樹、屋是不可分割的。

  參與的居民朱博安在心願卡上寫下:「現在看見的這片風景、這些味道,都會一直留在我的腦海裡。如果大家現在的努力,可以讓這裡留下一點點痕跡,不僅僅是為了我的回憶,而是能夠讓大家理解這是與自身相關聯的。」

  一起參與清掃行動的,除了周遭的住戶,也有來自中正國中的生態志工社,一起守護身邊的恆久歷史。



  五月二號將再次召開文史審議會議,希望近期對於華光社區的拆遷、以及過去長年對於華光社區周遭的歷史建物的忽視,可以再次有妥善的規劃以及策略,才能為這座城市、歷史留下無可取代的文化資產以及自然風景。


(以水柱清洗過去麵店所留下的油煙,還紅磚原本的面貌)

(自主參與清掃行動的市民)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