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不存在的節日:分手快樂節〉

刊載於聯合報繽紛版2014.02.15



〈不存在的節日──分手快樂節〉

        緣盡有時,有時也不知道感情怎麼就走到了盡頭,再無其他。那些曾經走過的路途、識得的風景、交換的信物,都已是曾經,待到情緒如浪濤般經過,有時也會想,分手也不一定是那樣的不快樂。




失戀支持團體 團結力量大

        「我只是想要你/妳知道,妳不是一個人。」
當感情結束的那一刻,彷彿真能聽見世界崩毀的聲音,刪去電話、解除好友關係,斷開鎖鏈、不要再有任何聯繫,盡全力抹去可能的痕跡,然後抱著電話把眼淚近乎流乾。只是此時此刻身邊總有些人、有些力量不會讓妳倒下,可能是一場充滿咒罵的下午茶聚會,也可能是一個晚上幾手啤酒的盛會,沒喝完三公升都沒準離開。
        情和義,值千金。這時才開始愧對於沉浸戀愛時疏忽的友人,唯有此時才是妳一通電話,不用說,馬上為妳抽身。TequilaWhisky、金牌十八天、小米酒,喝喝有益身心,宿醉是明天早上的事,只是偶爾記得進廁所看看友人是否安好。
        可以大哭,情感內斂的她總是不對自身作太多剖析,定期拎著她出門吃飯成了每日必作的功課,沒有那一個一定要攜手走過一世的情人;也可以大笑,曾有女孩終於離開那個始終要求她外貌的情人,終於能夠不必日日戰戰兢兢於約會時完美的妝容、對已經消瘦的臉頰多加雕琢。


過往的路途 都不會是白費

        那些荒謬的場景依舊歷歷在目,只是想來不再帶著酸楚,反而是一種恍然之感。過去會看著荒煙蔓草的來時路,想著可能走錯的途徑,而今只是對著每一條路上的風景,低笑出聲。
        比如,那些太過年輕的爭吵。女孩在準備上台演出的時期,為了服膺普世的審美觀而開始了減肥長路、僅吃小番茄作為晚餐,與情人在餐廳等待表演開始時,對於可以在減肥的她面前大啖蛋糕的這人感到十分不解,因而隔著一盒小番茄大吵了一架,不知第幾次分手。(事實上,養成運動習慣、吃對食物,才是最好的減肥方法,女孩終於明瞭這事是很久以後,只是也都是後話了)
        比如,那些互相拉扯的情感對峙。反反覆覆的分手、復合,最是磨人,虛耗彼此的耐心與時間,在未曾癒合的傷口上多次蹂躪。不知第幾次分手後,提出分手的那人寫了手信、長達二十封(儘管其中有幾封是抄錄五月天歌詞,也是某種愛情的語言)意欲復合,女孩直至決心不再回頭後,才展信閱讀,過往的依戀也隨著氣溫的驟降不再浮現。(天氣冷了,電暖器足以取代情人的體溫)

        至少曾經彼此珍惜,至少傷害也只能走到這裡。
清冷的夜裡總會不由自主想起曾有過的盟誓,像是日漸磨損鏽蝕的家中管線,刺著眼、卻也存有生活的痕跡,無論是否此時身邊有著情人相伴。曾經跟一個很棒的人談過一場戀愛,但是談完了,就是這樣。經歷過幾場分離、訣別後,頓覺這些短暫的分離也不過是為未來在遙遠彼方相聚所奏起的序曲,見與不見,當不當得成朋友,不過只是一種選擇,一條抵達無人之境的道路。
有時我會想、就像是老梗的連續劇畫面,一日舊情人來電問道:「妳快樂嗎?」儘管可能正因生活的困頓而忙得焦頭爛額(22K、油電雙漲,屋漏偏逢連夜雨時總是牙齦腫脹針眼突襲),也能夠俐落回以「(沒有跟你在一起,)我很快樂」這樣的釋然。




分手快樂節的由來
也許是那首歌這樣唱著,也或許是我們總以為分手是不快樂的,但圍困在一段早已令妳不快樂的感情裡,也不會帶來更多的快樂。所以,分手其實也可以很快樂。


分手快樂節可以這樣過

剛分手者,與親朋好友一齊喝酒唱歌,像只洩壓的壓力鍋,請切記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平安回家最好;分手已有一段時日、在心上殘餘著淺淺疤痕者,請拿出當時捨不得丟去的信紙、禮物,重新面對彼時的自己,妳會發現自己已是重生之人、洗盡鉛華,走上了新的人生路途,如果仍有餘孽漫溢,便放把火盡數燒去,心無罣礙。

留言